全國服務熱線:400-018-7800

六十載精工傳承

首頁 >> 公司資訊 >>行業動態 >> 中國工程院院士謝克昌:中國能源變陣433格局
详细内容

中國工程院院士謝克昌:中國能源變陣433格局

5月初,《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正式發布。作為生態文明建設重要內容的能源行業,應如何落實能源革命戰略、謀劃推進路徑、規劃階段性目標?本刊日前采訪了中國工程院原副院長、院士謝克昌,他表示,在大力推進能源革命前提下,我國能源消費總量的峰值預計在2040年左右達到,為此,中國需進行能源結構調整,力爭用20~30年時間構建起“需求合理化、開發綠色化、供應多元化、調配智能化、利用高效化”的新型能源體系。

    結構:433格局

    《能源評論》: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勢在必行。在日前召開的第八屆清潔能源部長級會議和第二屆創新使命部長級會議上,國家主席習近平致賀信指出,發展清潔能源是改善能源結構、保障能源安全、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任務。您如何評價我國正在推進的能源革命的重要性?

    謝克昌:工業文明為人類社會帶來危機的根源在于,人類社會的發展理念發生了變化,有利于資本增值和經濟增長成為發展目標和衡量標準。這種變化激勵人們創造更多物質,但對自然失去敬畏感,僅僅把自然看做資源供給地。在對自然的征服過程中,越來越多難以被自然界消納的工業及其副產品被制造出來,“大量生產——大量消費——大量廢棄”的生活方式,加劇了資源、能源的多度消耗,引發嚴重的環境危機。

    中國正在推進的能源革命是新時期的重大國家戰略,是實現我國兩個翻番、城鎮化、建設生態文明、確保能源安全等歷史重任的根本出路,是一項影響深遠、涉及廣泛、復雜艱巨的全新工作,在全球能源格局變化、環境污染嚴重、應對氣候變遷漸成共識形勢下,推動能源革命既必要也很緊迫。

    《能源評論》:推動能源革命進程,有哪些抓手,或者說必須要直面的問題?

    謝克昌:習主席指出,能源的重要性和能源資源的稀缺性決定了,抓住能源就抓住國家發展和安全戰略的牛鼻子。推動能源革命不能一蹴而就,必須要有革命性的重大措施,必須立足國情、放眼世界、科學對待、穿透未來。

    推動能源革命必須解決六大問題:能源開發利用與生態環境協調發展問題、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問題、能源供給結構優化問題、能源科技在第三次工業革命中的創新發展問題、能源體制機制保障問題、世界能源版圖變化中我國能源發展的抉擇問題。

    《能源評論》:在上述領域,除了能源供需消費和技術領域的措施,體制機制保障問題,也是各方關注的焦點,您如評價其未來改革方向?

    謝克昌:主要表現就是體制機制不順,亟待革命。比如某些行業壟斷突出,能源企業行政化現象嚴重,干預合理市場競爭;能源監管部門很多,協調比較困難,難以實現有效的監管,同時監管部門重審批、輕監管;能源法制體系內容不健全,法律法規無法組成有機整體,執行效果不佳。

    能源價格機制是國家控制,有些是合理的,但是價格體制扭曲,無法有效反映供求、外部成本和資源稀缺情況,就會妨礙行業持續健康發展。未來體制機制改革的方向就是市場化,應該讓能源回歸市場屬性、商品屬性;從監管體制方面要依法管理,要有效監管。

    《能源評論》:您曾經提出,中國的能源革命需要經歷結構優化期、變革期和定型期三個階段,如何從定性和定量的角度進行劃分?

    謝克昌:這是推動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必須要經歷的“三步走”過程。具體來說,第一步,2020年以前,為能源結構優化期,主要是煤炭的清潔高效可持續開發利用,淘汰落后產能,提高煤炭利用集中度,到2020年煤炭、油氣、非化石能源消費比例達6:2.5:1.5;第二步,2020年到2030年,為能源領域變革期,主要是清潔能源尤其是可再生能源替代煤炭戰略,2030年煤炭、油氣、非化石能源消費比例達5:3:2;第三步,2030年到2050年,為能源革命定型期,形成“需求合理化、開發綠色化、供應多元化、調配智能化、利用高效化”的新型能源體系,煤炭、油氣、非化石能源消費比例達4:3:3。

    《能源評論》:到2015年年底,我國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占比剛超過20%,2050年占比超過50%戰略目標看起來有些挑戰,您認為,當這一天到來時,不同能源品類的格局會如何?

    謝克昌:這需要綜合考慮合理控制能源總量和調整能源結構手段,基于現有可預期的政策及技術條件,中國工程院的研究預測顯示,到2050年,我國一次能源供應能力為60億噸標煤,可再生能源供應總量為,19億~22.6億噸標煤,商品化可再生能源為14.3億~17.9億噸標準煤,在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方面,水電(含抽蓄)為8.9億千瓦、風電8億~10億千瓦、太陽能(含光熱)6億~13億千瓦,生物質發電3500萬千瓦、地熱能發電1600萬千瓦、海洋能發電1000萬千瓦。

    消費:2040年達峰

    《能源評論》:與能源生產對應,我國能源消費革命的戰略目標是否更值得期待?

    謝克昌:根據對我國未來經濟發展與能源消費的預測,并借鑒國際經驗,預計我國能源消費總量的理論峰值拐點出現在2040年左右,對應的能源消費總量將達到55億噸標準煤左右,此后能源消費總量基本不增長。人均能耗不到4噸標準煤,遠低于美國、德國能源消費拐點的人均能源11.1噸標準煤/人、6.6噸標準煤/人。

    為此,在2050年前,我國應大力推行能源消費革命、控制能源消費的最終目標為:總量不超過56億~60億噸標準煤、人均能耗不超過4億噸標準煤。

    《能源評論》:實際上,人均年能耗的指標要落實到相關行業,您如何預測其具體路徑?

    謝克昌:控制能源消費總量需要按照部門進行分解。其中,工業部門將嚴格控制高耗能產品產能,避免產能過剩。鋼鐵、水泥等高耗能產品能耗在2020年左右就達到峰值,產能利用率高于80%;建筑部門嚴格控制建筑規?偭,將建筑面積控制在800億平方米以內,建筑的營造能耗從當前的9.2億噸標準煤降低至5億~6億噸標準煤。建筑部門能耗消費峰值將在2030年左右出現;交通部門力爭將千人汽車保有量控制在300輛左右。在2050年前,將交通部門能源需求總量控制在4.6億噸標準油左右,汽柴油消費量控制在2.4億噸左右,確保能源安全,建設高效的交通體系。預計交通能耗消費峰值將在2035~2040年之間出現。

    《能源評論》:工業和城市,一直是能源消費的主戰場,對于廣闊區域的農村能源,您認為當如何推進其革命進程?

    謝克昌:我們不能忽視農村能源問題,農村能源革命也是我國能源革命重要組成部分,推進農村能源革命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戰略需求,也有利于大氣污染防治和環境保護,有利于農村城鎮化和現代化建設。目前,中國工程院正在開展以農村能源革命和西部能源發展為重點的“推動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戰略研究(二期)咨詢工作。

    未來,我們將從滿足我國經濟社會中長期發展需求出發,結合“一帶一路”重大國家戰略,以研究西部能源發展的頂層設計為重點,分析建立國家大型油氣生產加工與儲備基地、大型煤炭煤電煤化工基地、主要風能和太陽能發電基地和能源資源陸上輸送大通道的可行性,研究我國能源技術裝備積極“走出去”的發展戰略,為全面實現我國能源結構和布局的優化,促進我國能源產業健康快速發展,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供動力支持。

在线单机麻将